崛起中的光桥和它的舵手——从黄钢博士看领导魅力企业领导的魅力

他,就是曾经的部远东地区产品实现副总裁及中国产品市场开发副总裁,现在的光桥科技总裁黄钢。他那跨出去的一步,在创造了一家著名公司的同时,也说明了很多、论证了很多。同样,很多人的命运因此而改变,这如果仅仅归于蝴蝶扇翅效应恐怕是远远不够的吧。

一群人团结在他的周围直到今天,以至于光桥科技的领导团队被投资公司屡屡相中。

他用他的经历与智慧为企业掌舵,以至于光桥科技以一个中小通信企业的身份,赢得了各方的与喝彩。

洋为中用中西合璧在他的企业中得到了极度的体现,以至于光桥科技自主研发产品不久,即获得了人们对质量与功能的双重肯定。

无论作为一位技术专家还是作为一位企业家,无疑他都是成功的,当说起自己的成功时,他却只是说:“在团队中任何一个人都是不可或缺的,有的人做策略方向,有的人做细致工作。不管哪种工作都要有人去做的吧,我所做的无非是其中的一种罢了。”

当光桥科技成功推出自主研发的MetroWave?系列产品的今天;当光桥科技今年融资5000万的今天;当黄钢脱离在朗讯的身份而以光桥总裁的形象屡屡见诸报端为人所熟知的今天。在别人眼中已然是成功人士的黄钢对光桥的定义却颇令人吃惊:“光桥现在依旧是一个创业型的公司,我们所缺少的是时间。”

时间,还是时间。对于一家成立于2000年8月,逐渐从代理转向自主研发的企业,黄钢认为如今最需要的是时间。

“今年我们还在不断发展国内市场,现在我们比较注重于大客户专网和运营商新的网络;另外我们国内一些合作伙伴也在做一些运营商的骨干网,总体来看市场情况还不错。但是进一步扩大市场需要时间。”

“我们还属于自己产品起步阶段因为我们做的只有光网络的设备,总的来说起步阶段还是缓慢一点,这需要时间。”

“从去年光桥开始做自己的产品,几百万美元,到明年可能一千多万美元。目前很多自主生产的产品都在国外,基本国外40%、国内60%。继续加大自主产品在公司中的比例,这也需要时间。”

时间之于光桥,犹如阳光之于生命。在不断有新技术新产品推出的通信行业,一时间的成功可能在下一个浪潮中就被湮没。在黄钢的眼中,时间就是一个企业发展的关键,同时也是企业生存不可或缺的要素之一。如何利用时间,如何让自己的步伐赶在时间之前,看得出,黄钢也是颇费脑筋的。就在采访前,黄钢尚在接待前来洽谈合作事务的其他公司人员,而在采访中,他的手机也是几度响起。看着将一分钟掰成两分钟的黄钢,记者不自觉中都加快了采访的速度。

在这样重视时间的决策者的领导下,2000年8月成立的光桥,先以代理服务再以产品在短时间内打开了中国市场。

首先通过代理Sycamorn Networks、Luminous Networks等国外公司光网络产品,进行系统集成,为电信运营商们提供中国化的解决方案、提供很多服务,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光桥就取得了1700万美元的销售额。

自主研发产品方面,在2002年5月光桥的MetroWave? 新一代多业务传送平台(MSTP)产品系列开发成功,并在2002年北京国际通信展开幕之际正式投放市场。目前这一系列产品仍在不断更新技术,获得专业人士同市场业绩的双重肯定。黄钢表示,这一系列产品能“将光传输与数据功能结合在一起,解决几个主要问题——过去以太网运营商级的功能一直解决不了,因为它们是企业网的技术不是运营商网的技术。这也是与今后的发展趋势接轨,未来的网络将由传统的TDM为主的网络转化到IP为主的网络。本身设备就是一个数据,而且是集成在光网络设备里面,最初的时候只是一个光传输设备,现在已经集中了所有的数据功能。”

此外,光桥在过去的三年中获得了3700万美元的融资,在今年也获得了5000万人民币的融资,来研发推广自己的产品。

从方方面面来看,光桥发展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今年的销售额光桥就将达到5亿人民币。在国内的一些企业中,能有如此的发展速度的企业屈指可数。不过对黄钢来说,所期望的格局不仅如此,“从一开始我们的完全做代理到自主研发,最后我们要建成光桥工业这样一种商业模式”。所以,时间依旧不够。

作为一个合格的领导者,不但需要有人格上的魅力与领导技术来团结一批追随者,更要有着全局的把握同智者的谋略。在变化莫测的通信业,任何一个决策都将影响到企业的走向乃至生死。黄钢给人的感觉既像是一位企业家更像是一位学识渊博的智者,可以说光桥从创立到发展,一步一步,始终在他的计划之中。

自2000年起,世界电信行业呈现萧条景象。进入第三财季后,朗讯的亏损已经高达18.9亿美元。黄钢凭借他对中国通信市场的熟悉同深度理解,敏锐的认识到,当危机到来的时候,也预示着机遇的来临。当时他建议朗讯公司立足中国实情,加大投资力度。然而,朗讯公司出于多方面的考虑,最终没有采纳这一建议。

在经过了几个月的思考之后,黄钢毅然决定自己创业。出来以后再去融资创立公司肯定有一定风险,然而他有着十足的信心,因为他将大方向掌握在了手中——“总体通信行业正在向中国转移,所以想要比人早一步,就必须先在中国运作起来。”

2000年的中国通信市场中本土大公司势力也不容小觑,华为中兴、烽火、金鹏……这些公司占有着大量的市场,要想打开一个缺口,也确实不是容易的事情。这时,黄钢的智慧又一次体现了出来,通过做代理、做中外设备市场间的桥梁,来打破这一局面,即引进美国先进的电信设备,在中国进行“本土化”加工,并以维护、调试等服务制胜。

光桥首先将当前国际上最先进的弹性分组环(RPR)技术和设备引入中国,目前已有数百个RPR系统运营于国内十余个城市。而代表当前光网络发展方向的最先进的智能光网络(ION)的技术和设备也是首先由光桥引入到中国的通信网中。

通过这些工作,光桥获得了一部分市场,树立起了品牌。接下来,做的就是研发自己的产品,将之推向市场了。“首先我们觉得发展就必须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所以必须从代理这种模式脱离出来,开发自己的核心设备,这样公司才有长久的发展空间。另一方面,我们看到实际上有一个更好的商业模式在中国:就是发展自己的研发和生产能力,给其他公司做代工、贴牌。我们也在努力往这个方向发展。”

从代理到自主研发产品也并不是随便说说的,光桥的优势就在于大部分的核心团队以及普通员工都是做过研发的,所以对研发比较熟悉。在国内研发条件比较成熟,人力资源也足够。从光桥的结构来讲,也可以看到:75%的人在做研发、生产。销售、行政、市场比较少。此外,黄钢至今依旧将公司收入的80%都投入到研发中。“困难总是有的,只要明确方向就肯定能做到。”

而公司转轨的实现也有其策略性——主要从城域网着手,“因为城域网现在是亮点,发展空间比较大。骨干网、接入网的需求量可能没城域网那么大吧。实际上自主产品的发展所依据的都是运营商的要求,他们需要的新的城域网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都是数据功能越来越强。所以我们从开始做MSTP也是换了好几代,每代每代的数据功能越来越强。”

除此之外,在黄钢的脑海中已经在为接下来的发展做打算了。下一步,光桥酝酿着更大的变革。“公司在研发方面的成绩还是比较强的,第一要巩固我们现在研发的能力,再接再厉,扩大我们的生产线。第二在市场上、在客户管理上,特别是和我们合作伙伴管理加强,吸引更多的合作伙伴来加盟。第三,加强内部运做规范化,这是很重要的,运做规范化将关系到将来公司赚钱不赚钱。马上这三方面会有一个具有革命性的巨大变革,如果我们不更上一层楼就满足不了客户的要求。”

“光桥的核心竞争力就是我们的团队,包括研发力量包括执行能力、包括像对质量与功能的考虑,虽然我们源自中国,我感觉这是我们与别人的不同之处。” 黄钢如是说。

“成功的团队是导致成功的关键。我们一开始做系统集成,现在又做研发,我们的产品线不断地扩大,关键还是团队。技术可以变、商业模式可以变,但有了一个稳定的成功的团队,企业就可以无往不胜。”

团队给予了光桥最大的支持。“当赢了一个项目大家很高兴的时候,当有些挫折大家又相互支持的时候,都让我非常感动。我们做融资、做一个大项目、和厂商谈判。每一步每一步至今想来还是挺值得纪念的。”

谈到团队,就不能不说说光桥的领导者们。黄钢凭借自己的人格魅力,自己的理想聚集起了这么一群人。光桥的核心团队一开始都来自于朗讯,只有那些具有同样远见又具有同样创业理想的人,才会弃国际著名的大公司的安稳工作,与黄钢一起从零开始创建一个新公司。而随着光桥的不断做大做强,如今已会聚了各方人才。黄钢认为,只要有能力,就能进入光桥的领导层中。因为新鲜血液的注入,光桥的核心团队始终保持着活力,也因此而屡次被投资公司相中,获得了企业发展所必须的资金。

光桥之所以始终保持着一个稳定、进取的团队,同样要归功于黄钢。他不是一个独断专行的人,也没有其他人所想象的“海归派的自大”。他将自己定义为团队的一个普通成员,而不具有任何特殊之处:“有机会带领这个团队我觉得很荣幸。团队里面还要分工,有的是做细活的,有的是做战略方向的,可能我做的工作和别人有所不同,但大家在团队里的地位是一样的。”“有一个共同的理念,向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将所有人聚集了起来;不断的沟通,在团队中与其他成员的沟通,保持了这个团队的活力。

作为一家在美国注册,而又将重心放在中国的公司,光桥科技无论在管理理念、企业运作还是产品理念,都有着融合中西两种不同理念的趋势。

作为一位曾经在美国公司供职多年,而又源于中国扎根中国的企业家,黄钢的领导思想也结合了两种不同观念的优势。

黄钢称光桥的企业文化是一种非常国有化的外企文化。表现在具体流程西方化,内部管理中西结合。

光桥的具体研发流程完全是跟着贝尔实验室流程走的,这样光桥和很多国外合作伙伴交流起来十分顺利,也让他们觉得非常适应。而很多时候光桥内部也是非常本土化的。举个小例子,公司内部发邮件可以发中文可以发英文。并且由于本土化,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要比一般外企亲近。

产品上,国外公司重质量国内公司重功能,而光桥则对质量与功能都比较重视。不过这种重视并不是一种同样的重视,质量在其中更为重要,先讲究质量后讲究功能。“国内企业经营还需要更规范化,从产品的质量上、从研发的严谨作风上,我们都还要提高。这样呢,中国制造这样一个品牌才能更有竞争力。我总觉得现在中国很多竞争力靠廉价劳动力,现在这个时代一定要过去,一定要狠抓质量关,狠抓流程,这样以中国制造的品牌打到国外去,不但具有成本的竞争力还具有质量的竞争力。”

黄钢自己在企业管理中则既不是同一些国内企业老总那样大小事务一把抓,但也不像一些外企只关心流程不重视员工的个人发挥。“比如在研发上,我不会拿以前经验直接指导,因为他们有他们自己的做法。”

黄钢博士接受完采访后,又匆匆忙起了他的工作。对于时间的渴望,和对于理想的责任,令他与他的公司始终处在高速运转的状态中。也许在下一次采访时,光桥已经成为通信业中的领头羊之一了吧。

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C114中国通信网”的文章皆属C114版权所有,除与C114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单位外,其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摘编,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联系。其中编译类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系C114对海外相关站点最新信息的翻译稿,仅供参考,不代表证实其描述或赞同其观点,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翻译质量问题请指正。

·报告称前十大移动运营商占有76%的蜂窝物联网市场 中国移动排名第一2/23

·诺基亚北美CTO:LTE即将走到尽头 运营商2018年最重要决策是5G发展方向2/16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